第八百零六章 危局

【書名: 開天錄 第八百零六章 危局 作者:血紅

強烈推薦:穿越五零搶夫記百煉成神野心家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破云武神天下快穿系統攻略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過     狂風吹過虛空,兩團巨大的燧火在空中恒定的懸浮著。

    天上,地下,無數人看著風熵和風戎兄弟兩。

    風戎氣急敗壞,面皮通紅,雙眼幾乎突出眼眶,手背上青筋凸起,一副隨時控制不住自己,隨時可能撲出去將風熵撕成碎片的樣子。

    風熵則是面色森冷的站在自己的旗艦船頭,直勾勾的盯著風戎:“你,再說一句?”

    風戎不敢開口。

    風戎、風熵,他們的母親都出自媧族。

    但是媧族的獨特風俗,導致他們的母親雖然同為媧族族女,她們背后站著的父族,卻各不相同。

    風戎的舅舅,是當今白蓮宮的山長白素心。

    而風熵的舅舅,則是當今紅蓮寺現世三佛陀之一的無面佛。怒面佛,笑面佛,無面佛,三尊佛陀中,以無面佛為尊,其佛法修為,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所以兩人的背景靠山,都足夠強大。但是認真衡量起來,得到了紅蓮寺全力支持的風熵,毫無疑問比風戎強了一點點。

    所以風戎剛剛怒火攻心,憤然問候了一聲風熵的母親。但是讓他再說這么一句,他也不敢。

    憋屈,惱火,風戎的面皮顏色越來越不對,額頭上一根根青筋凸起,眼珠都變成了紫紅色。

    白素心站了出來,他冷然看著風熵身后的笑面佛,冷聲道:“都說,出家人以慈悲為懷,笑面佛,你們下手,也忑狠了些……這都是我,燧朝的好兒郎。”

    笑面佛笑容可掬的朝著白素心合十行了一禮:“世界如此美好,人心如此污濁,這是不對的……白山長,殷王一番好心,萬里迢迢趕來救援,你當心懷感恩才對。”

    “感恩他下手屠戮了自家的士卒么?”白素心厲聲呵斥。

    “只是誤傷……”笑面佛的笑容不改,他微笑道:“只是誤傷,并非有意,這官司就算打到陛下那里,我們也是占理的。”

    笑面佛身后,十萬紅蓮寺弟子雙手合十,喃喃念誦佛號,圍住了梵龍等人。

    一座更加巨大的金剛須彌陣隱隱成形,一尊無比巨大的金剛須彌座在虛空中若隱若現。梵龍等人周身放出佛光,一縷縷光芒直透金剛須彌座,一股絕強的威壓在空中蕩漾。

    白素心身后,三十萬白蓮宮弟子則是分成了明顯的七八個陣營,他們聚集在一起,頭頂一道道浩然正氣直沖虛空,化為一條條大江大河翻滾滾蕩,但是聲勢上,明顯比紅蓮寺弟子弱了一大截。

    紅蓮寺的這些弟子,可以為了心中的‘佛’去死。

    白蓮宮的讀書人嘛……他們可以為心中的‘道義’和‘正理’犧牲一下,但是讀書人的念頭多,鬼心思多,每個人心中的‘道義’和‘正理’都有所不同。

    你認可的‘道義’和‘正理’,我不認可。

    所以,別指望白蓮宮的弟子,能夠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去犧牲、去奮斗。他們更多的時候,選擇單打獨斗。

    或者說,每個白蓮宮的弟子都認為自己才是最優秀的,其他人認定的‘道理’都是‘狗屁’,唯有自己認定的‘目標’、選定的‘人物’,才是世上最好的、最優秀的。

    只不過,白蓮宮的弟子們畢竟在人數上占了絕對的優勢。

    加上,風戎身后,還有數十萬來自各大國主的私軍拱衛。

    風熵敢對燧朝禁軍出手,但是他并沒有喪心病狂到對這些國主的私軍下狠手。

    禁軍士卒,是風氏的家奴,殺了就殺了,報一個戰損就是……而這些國主的私軍么,那是人家的私產。就算是驕狂如風熵,也不敢一下子得罪上百個國主。

    得罪了這么多國主,未來就算是坐上了神皇寶座,那也絕對不是什么好滋味。

    輕咳了一聲,風熵向風戎拱了拱手:“大哥,我們兄弟,貌似有一點點誤會。”

    風戎陰沉著臉,搖了搖頭:“老二,不要說做大哥的在這里倚老賣老,咱們沒誤會……就是你做錯了。你這樣肆意胡為,你真以為……”

    風熵打斷了風戎的話:“我比你強,燧朝大半文武,都以為我是下一任神皇,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我做事,從沒錯過,偶爾錯一次,誰又會對我說什么閑話么?”

    風戎氣得渾身直哆嗦,他咬著牙,狠狠的盯著風熵。

    風熵悠然道:“這里,本來是我建功立業的地方。不過,既然大哥你也來了,做兄弟的,不能太小氣,否則,人家會說我沒有容人之量。”

    擺了擺手,風熵淡然道:“就我所知,這一塊大陸上,有三個國朝。以我們如今手下的兵力,我還有五十幾萬士卒,你只剩下了十幾萬……那么,三個國朝,你占一個,我占兩個,公平合理,是不是?”

    風戎氣急敗壞的指著身后的數十萬國主私軍,他怒吼道:“老二,你眼瞎啊?本王身后,還有這么多……”

    風熵笑呵呵的朝著那些國主派出的隨行將領拱了拱手:“諸位不妨問問自家國主,你們真要摻和我風氏的皇位之爭么?”

    百來個國主的心腹將領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同時退后了一步。

    他們之所以帶著私軍,跟隨風戎來攻打武國,無非是因為自家國主在白蓮宮內的精英子弟死在了這里。

    他們,是來報復的。

    他們,并不純粹是來幫風戎開疆拓土的。

    他們身后的國主之家,雖然和白蓮宮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可是白蓮宮也不是鐵板一塊,并不是所有的白蓮宮大佬,都有心幫助風戎爭奪皇位。

    你白素心自己舅舅和外甥的游戲,干嘛要牽扯整個白蓮宮呢?

    某些白蓮宮大佬,他們甚至還和其他的皇子在勾勾搭搭,相互之間利益交換得不亦樂乎呢。

    一名國主的心腹很坦然的向風戎拱了拱手:“夏王殿下,您和二殿下的糾葛,我們就不參與了。不過,奉主公之命,在這塊大陸上,殿下您要打誰,我們就幫您打誰。除此之外,我們一概不摻和。”

    風戎氣得臉皮發紫。

    風熵大聲的笑了起來,他笑得無比的得意,無比的燦爛。

    笑面佛也笑得很開心,他張開雙手,閉上眼,陶醉的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好似這四周煙霧彌漫的空氣真的有多么的甜美、多么的芬芳一樣。

    白素心在一旁緊握腰間佩劍的劍柄,他氣急敗壞的朝著身后的幾個白蓮宮大佬傳音:“我白蓮宮的面子,還要不要了?”

    幾個大佬面無表情的看著白素心。

    一個聲音幽幽的在白素心的耳朵里響起:“白蓮宮的面子,當然是要的……可是這面子,要怎么掙回來呢?山長若是帶著自己的嫡系門人,主動攻擊笑面佛……兄弟們自然不落人后……您打前鋒,我們跟著就是。”

    白素心就閉上了嘴。

    他看向了聚集在一起的,他這一個支脈的嫡系弟子們。

    這些弟子,一個個聰明伶俐、知情識趣,每年各家各戶給白素心的供奉,那都是一個天文數字。除了修煉資源,還有各種阿堵物,更有那些活色生香的,白素心最是歡喜的‘活寶’不斷送來。

    哎,哎,這些弟子一個個這么乖巧可愛,怎么舍得讓他們戰死在這里?

    白文白武他們死掉百來個,已經是莫大的損失,這數萬嫡系弟子,可真舍不得犧牲了。

    白素心湊到風戎身邊,和他低聲的嘀咕了一陣。

    然后,風戎和風熵兄弟兩湊到一起,一個笑呵呵的,一個苦兮兮的,兄弟兩湊在一起低聲咆哮了足足小半個時辰,然后兩人終于割開自己的手掌,用血淋淋的手掌和對方猛地對擊了三掌。

    兄弟兩達成了協議。

    地面上的三個國朝,原本的大武神國、大魏神國的領土,包括天地元能最為充沛,物產最為豐富,各色奇珍異寶時有產出的三國戰場,都交給風熵去征服。

    至于地下的伏羲神國,就看風戎和風熵兄弟兩的本事了,誰能搶到最大的一塊肥肉,就看各自的手段。

    毫無疑問,這個協議,風戎是吃虧了。

    但是風熵也有他的道理啊伏羲神國的下一任神皇,都已經落到了風戎的手中……這個協議,風戎占了大便宜了。

    就算是傳回了燧都,燧朝上上下下的文武大臣們,也要贊嘆風熵‘果然有神皇風度’,而不能說他‘挖坑給自家兄弟跳’。

    無論心中有多少糾結,有多少盤算,反正,兄弟兩‘血掌盟誓’,有這么多人做見證,風熵和風戎是無法更改這個結果了。

    ‘血掌盟誓’,這在燧朝風氏皇族中,算是極其正式、極其嚴肅的立約手段。

    風氏皇族誰敢違逆這個誓約,那后果,可是極其嚴重的,無論風熵還是風戎,都絕對不會做這樣的蠢事。

    風熵笑呵呵的朝著風戎揮了揮手,大隊艦船就小心翼翼的向后倒退,遠遠的劃了一個極大的弧線,然后迅速遠離伏羲神都,朝著巫鐵如今的都城神武城飛去。

    正盤坐在云團中,默不作聲瘋狂提升自己的巫鐵眸子里寒光一閃,他看了看遠處被風戎控制的羲武樂、羲不白等人,再看看快速離開的風熵艦隊,巫鐵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已經飛出了極遠極遠的陰陽道人右手一抖,連續數百條火光從他手中飛出,迅速朝著神武城和周邊大量城池飛去。

    陰陽道人向武國的各處示警,說明了風熵統轄大軍來襲的情況。

    他下令,讓武國所有的將門、門閥,用最緊急的速度藏起來,藏得越遠越好,甚至,他們可以通過那座巨型的傳送陣,先跑到赤陽神山所在的南方無盡莽荒藏匿。

    尤其是巫鐵從地下世界帶出來的巫族族人,更是要第一時間撤走,絕對不能讓他們落入風熵之手。

    除此之外,所有的浮財,所有的子民,都可以暫時的留給風熵。

    這也是無奈的事情……如今的武國,根本無力應付燧朝的全面侵襲。饒是巫鐵心里好似火燒一般,但是他真的想不出應對的好法子來。

    風熵的艦隊風馳電掣般向神武城飛去,這些燧朝的制式戰艦,可比武國如今的戰艦飛行速度快得多,起碼也有十倍以上的驚人高速。

    哪怕沿途所有空間門都已經被關閉或者被徹底破壞,依靠這些艦隊自身的速度,風熵的大軍,大概在兩個多月后,也能抵達神武城。

    巫鐵深吸了一口氣,他體內一顆顆舍利子燃燒的速度再次加快。

    他的身軀在顫抖,劇痛不斷從全身各處襲來。他的神胎一次次的膨脹,一次次的收縮,一塊塊神魂結晶不斷的燃燒殆盡。

    漸漸地,巫鐵進入了某種詭異的境界中,他的眼前,再次出現了那尊一斧頭劈出了一方天地的巨大人影。

    伏羲神都廢墟上,心中火氣沖天,氣急敗壞的風戎咬著牙,親自操刀,將十幾個地下部族的族長斬殺當場。他跳著腳,拎著血淋淋的長劍,指著懸浮在他身邊的羲武樂大聲咆哮。

    “你們,要么劈他一刀,刺他一劍,喝下他的血酒,讓本王屈膝投降……否則,沒有奴隸,沒有奴隸……你們在場的所有族人,還有未來本王能找到的,你們所有的族人,都得死!”

    風戎揮動著長劍,雙眸通紅猶如妖魔,暴跳如雷的嚎叫著:“你們,都得死……不要以為本王在和你們說笑……你們這些賤種,弱小,無能,落后,卑賤……你們連西妖國的妖怪,連東魔國的魔頭,連鬼國和怪國的那些妖魔鬼怪都不如!”

    “本王曾經,在西妖國一聲令下,屠戮了百億妖精!”

    “你們,這里有百億人丁么?”

    風戎笑得歇斯底里的,他的牙齒縫隙里,莫名的有血水滲出來,他渾身哆嗦著,興奮至極的看著面前的各族族長和一眾長老。

    “當然,你們有……嚯嚯嚯嚯,你們這塊大陸,人丁數量是我燧朝的百倍以上,最少也有百倍的人口。”

    “所以,你們這樣的賤種,多殺一批,沒什么大不了的。”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你們這些賤種,你們繁衍后代想來很簡單吧?哈哈,多殺點,本王一點都不會心痛!”

    梼杌逆等四兇家族的高層,也跟在風戎身邊大聲的咋呼叫罵。

    他們可比風戎熟悉情況,窮奇氏的族長突然親自出手,從人群中抓了一個通體漆黑的蛇人出來。

    “黑皮老五,就你了……嘿,不要給老子做這么一副堅貞不屈的模樣……老子還不懂你們黑毒蛇人的性子么?你們啊,膽小,怕事,又最是兇殘、貪婪……嘿嘿,來,給我們的未來神皇一刀,老子保你和你的族人,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黑皮蛇人哆哆嗦嗦的,先是看了看身后數十萬各部的首腦,再看看面前的風戎。

    咬咬牙,他向一旁的一個燧朝禁軍伸出手。

    一柄閃爍著朦朧紅光的長刀,立刻交到了黑皮老五的手中。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開天錄相鄰的書:四重分裂不聊齋郡王的嬌軟白月光至尊獸卡東宮侍妾(重生)嬌氣武俠之神級捕快宗主人呢顧望櫻陽天魔正統正牌亡靈法師賣裝備的雜貨店
有一码中特的真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