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封國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封國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不死傭兵我是大反派[快穿]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山村名醫紅樓之公主無雙慈母之心[綜]     劉健驚道:“這些……統統都是有眉目的?”

    “這是當然……銀子的事,倒是不必擔心,他們所修的都是支線,花費雖是不小,可這些大商行,籌款的本事還是有的。現在將規矩立下,接著,大家都按著規矩走,前期的核驗、探勘、預算,開工……也要不了多久,劉公,這是第一批,將來……說不準還會有第二批。”

    之前還憂心得很,沒想到來了一個大驚喜,劉健大悅,不禁捏著胡須頷首:“好,好,好,如此,倒是令人放心,齊國公……不,鎮國公辦事,當真讓人放心哪。”

    方繼藩還不太習慣鎮國公之名,今日格外謙虛起來:“劉公萬萬不可這樣說,鎮國公只是陛下說著玩的,當不得真。”

    劉健心里想,你也有怕的時候,他竟笑吟吟道:“聽說陛下還欲封鎮國公為燕王?”

    方繼藩:“……”

    這話是要聊死的節奏呀!

    “告辭。”方繼藩一揖,轉身便走。

    這來了宮里,沒有不去見朱厚照的道理,誰料朱厚照竟去了后苑。

    方繼藩由劉瑾領著,至一處園林,便見朱厚照騎著馬,一身戎裝,手持弓箭,健馬如飛,風馳電掣一般的狂奔,隨即……一枚枚的箭矢射出,都朝一顆樹干射去。

    朱厚照圍著這樹干游走一番,射了一壺箭,渾身上下已是大汗淋漓,而后才慢悠悠的騎著馬到方繼藩面前,翻身下來。

    他將馬交給劉瑾,一面道:“這樣的好身手,不能上疆場彎弓飲血,實在是太可惜了。老方,你在想什么?”

    方繼藩道:“臣不敢說。”

    “說罷。”朱厚照樂呵呵的道:“赦你無罪。”

    方繼藩道:“陛下的騎射,又精進了不少,幾乎要和臣的弟子王伯安相媲美了。”

    朱厚照的臉頓時就拉下來了,嘴抽了抽,隨即大笑:“朕也未必不如他,他年紀比朕大,練的火候比朕多一些而已,朕是天子,哪似他一般,有這么多閑情雅致練習騎射。好啦,不要說他,鐵路的事如何了?”

    “臣正是來報喜的。”方繼藩篤定的道:“商戶們很是踴躍,只這些日子,預備修建的鐵路便有七十多條。”

    “有多少條是修去陳家莊那兒的……”

    朱厚照似乎永遠都忘不掉他的陳家莊。

    方繼藩微笑:“陛下,這個……臣沒細看。”

    朱厚照感慨道:“這些地,都是朕借了銀子買來的,迄今為止,本錢雖是回來了,卻一直不知這暴利是什么滋味,老方啊,朕手里攢著這么多地,實在心有不甘哪。朕思來想去,要不,還是建個新宮吧。”

    這家伙,居然還心心念念著這個。

    方繼藩不禁道:“陛下,再營建新宮,只怕效果也遠不如當初了,這世上,吃第一個螃蟹的人能牟取暴利,可跟在后頭吃的人,卻只能吃殘羹冷炙,所以……臣算算,這新宮的花費,本就不低。土地的增值,未必能達到預期,這樣算下來,好處有限。”

    “是嗎?”朱厚照郁悶的道,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

    他背著手,來回踱步:“朕就想嘗嘗,暴利是什么滋味。”

    方繼藩凝視朱厚照,突然道:“陛下真想嘗嘗?”

    “想。”

    “臣有一個想法。”方繼藩淡定的道:“只是這個想法要實施,卻需要陛下一道旨意。”

    “只是一道旨意?”朱厚照眼睛一亮。

    方繼藩道:“是……一道旨意,陛下既已賜臣鎮國公,可是這鎮國公卻連一塊封地都沒有,實在是說不過去,臣請陛下,賜臣陳家莊土地方圓五里。”

    “這是朕的地呀,朕花了銀子買的。”朱厚照要跳起來了。

    方繼藩道:“可這附近方圓數十里,不都是陛下的地嗎?臣只要五里,五里之內,乃是臣的封國,其余的土地,臣敢保證,陛下的地價,能夠上漲百倍、千倍。”

    百倍……千倍……

    朱厚照嚇了一跳。

    太狠了。

    這豈不是比當初建大明宮時還厲害?

    可問題在于,當初……建大明宮,可是花費無數,甚至不知進行了多少的布置,連帶著將內閣和六部都遷了來……這老方……

    “五里之地嗎?”朱厚照托著下巴,一臉深思狀。

    大明,還真沒有將這京畿,天子腳下的地,許人以封國的先例。

    不過這對朱厚照而言,倒算不得什么。

    他的目光,可長遠的很,也不在乎這點土地。

    何況老方乃是自己的妹婿,更是兄弟。

    他倒是心里起了疑惑,在不新修宮殿的情況之下,讓地價上漲那么多,老方要如何做到?

    于是朱厚照背著手,看向方繼藩道:“到底是百倍還是千倍,你說個明白。”

    “那么,就三百倍吧。”方繼藩泰然自若的伸出了手指,比劃著道。

    朱厚照倒吸一口涼氣:“修鐵路?”

    方繼藩搖頭。

    朱厚照道:“修戲堂子,修學堂?”

    方繼藩繼續搖頭。

    似乎一切的手段,朱厚照所能想到的,統統都用盡了,朱厚照也無法想象,怎樣才能有如此巨大的利益。

    隨即,他竟咬咬牙道:“方圓五里太少了,賜卿家方圓十里,這附近的地,都在朕的手里,朕也不擔心,可是老方……你說話可要算數,倘若你辦不成,那你可糟了,你那妹子方小藩…朕倒是看著喜歡,便拿她來賠罪…”

    方繼藩眼睛一瞪,要發作。

    卻聽朱厚照繼續道:“到時,便讓她去東宮,做朕的兒媳婦。”

    方繼藩擦汗,長出一口氣。

    朱載墨現在是太子了,方繼藩其實一直挺喜歡這個孩子的,雖然自己的妹子嫁了太子,好像自己矮了一截,可至少……這并不算一個壞姻緣。

    朱厚照不禁道:“老方,你擦汗做什么?”

    方繼藩隨口道:“臣還以為……”

    朱厚照猛的明白了。

    “呸!”朱厚照朝方繼藩啐了一口,大義凜然道:“你這心思骯臟的畜生!”

    方繼藩:“……”

    朱厚照是個說做就做的人。

    他極想知道,方繼藩到底會用什么法子,漲個三百倍。

    這個數目,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很快,一道旨意便下來,依舊還是中旨,不經內閣和部堂,等大家反應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懵了。

    陛下居然在京畿弄出了一個封國。

    雖說只是十里地,可在這京師,那也算是萬戶侯的級別了。

    可惜……君無戲言,想要阻止,卻已遲了。

    方繼藩得了旨意,倒是精神振奮。

    他確實需要這十里地。

    他既敢向陛下許諾三百倍的利潤,那么……拿了這十里地,方家也差不多足夠富可敵國了。

    自己的父親和兒子都在黃金洲,方繼藩在這大明,屬于‘裸’公爵,想到這么多方家的親族都送了去,在那里開墾,卻也不知日子如何,是否有什么危險,便讓方繼藩寢食難安。

    他能做的,就是源源不斷的將方家的財富送去一部分,加速整個方氏家族,對于黃金洲的開發。

    這既為了整個大明,當然,也可說是為了方家的私利。

    手里捧著圣旨,方繼藩氣定神閑,王金元忙是上前:“少爺,恭喜了……”

    “恭喜個什么,和你有什么關系,陛下賜我方繼藩的地。”

    王金元知道少爺就是這個脾氣,一點也不覺得奇怪,連忙點頭:“是,是。”

    方繼藩隨即道:“立即召工程院的一批人來,要挑選一批骨干,我要親自和他們商討一些事。”

    王金元又連忙應下。

    師祖召喚,這工程院上下早已摩拳擦掌,只是可惜,有資格去的人卻不多,不過數十人。

    他們激動的到了鎮國府,見了方繼藩,有人忍不住熱淚流下來,這是傳聞中的師祖啊,活蹦亂跳的。

    眾人拜下行禮。

    卻見方繼藩坐在案頭,眼睛熬的有些紅,案牘上是一沓手繪的圖紙。

    顯然,師祖日夜操勞,昨天又度過了一個日理萬機的夜晚。

    師祖學貫古今,尚且還如此,真是令人汗顏羞愧。

    方繼藩點了其中一人:“來,來,來,狗……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學生……學生……”這人匍匐在地,激動的道:“稟師祖,學生李天……”

    “這名字不好,叫李繼藩就順耳多了,來,來,來,你們都過來,先看看這些圖紙。”

    眾人更是激動,這是師祖親自畫的圖啊。

    于是,一個個懷著激動的心情,到了案牘前,一看,卻是懵了。

    這……算什么鬼工程圖,如此潦草,既不工整,也沒有數據,怎么看著,像童生的水準?

    不是的,斷然不是的,師祖是什么人,他這樣畫,一定是有所用意,莫非……這不是工程圖,是佛朗機畫?不對,不對,山水畫……也不對,神了,神了啊,師公定是又開宗立派,在繪畫上,有了新的造詣,莫不是……這是什么新的繪畫……

    方繼藩此時認真的道:“來,看看我這工程圖如何?”

    “……”

    …………

    推薦兩本書。

    一本是《逃命吧作者君》

    另一本是《大明優秀青年》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有一码中特的真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