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變天了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變天了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山村名醫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不死傭兵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韓娛之張三嬌寵八零     這世上,人人都想要兩全。

    可要兩全,哪里有這么容易。

    既想改革八股,還要讓從前的儒生們感覺不到疼,這是不可能的。

    不過王守仁既然想試一試,那就讓他試好了。

    弘治皇帝出了這老婦的家,很快讓人通報,緊接著,本地知州曾建文立即帶人來迎駕。

    曾建文是歐陽志的故吏,見了方繼藩,殷勤得不得了。

    這等吏員出身的人,最是圓滑,曉得變通,將弘治皇帝一行人安排得妥妥帖帖的。

    弘治皇帝召問了他對于南通州的事,曾建文對答如流,弘治皇帝顯得滿意,道:“曾卿此前不過是個文吏,卻想不到竟能獨當一面,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曾建文拘謹地連說慚愧。

    得知陛下在南通州,浩浩蕩蕩的臣子便隨之趕了來。

    弘治皇帝心知自己已沒法兒繼續私訪了,只是他要追尋的答案,卻已是得到,因而……倒也任隨駕的大臣們擺布,預備啟程回京。

    不過……一個自京師來的消息,卻讓弘治皇帝動容。

    京師里的……讀書人……滋事了。

    廢除八股的消息,早已傳了出來,鬧得沸沸揚揚的,誰也不曉得到底是真是假,可是從陛下種種舉止來看,這事,怕不是空穴來風。

    如此一來,在流言蜚語傳了幾日之后,終于有讀書人開始針對齊國公,放出了憤怒的言論。

    他們將方繼藩視為國賊,說要誅殺方繼藩,方能讓天下太平。

    此后……又抨擊西山書院。

    若只是一群讀書人鬧倒也罷了,不少的學官,也大為惶恐。

    廟堂上的那些大臣們,哪一個不是依靠八股才有今日,現在要廢八股,現在甚至是那些對新政頗有好感的大臣,也覺得此舉過于激烈了。

    而就在三日之前,有讀書人在國子監開始滋事,此后事態擴大,甚至連禮部,都察院,也有大量的官員對此進行了縱容。

    顯然……此次涉及到的人不少,他們的目的,更多的是要震懾皇帝,或者……方繼藩。

    已有人開始揚言,想要廢八股,除非……自他們的尸體上走過去。

    弘治皇帝見了奏報,忍不住皺眉。

    廢八股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他當初就知道此時辦成必有困難,可是他萬萬料不到,阻力竟如此之大。

    不只如此,各州府零星的一些奏報,也顯出地方上的士紳們開始怨聲四起,一些地方父母官,似乎也開始蠢蠢欲動。

    這廢除八股,還未開始頒布旨意,整個天下似乎已是開始暗潮涌動了。

    弘治皇帝的目中,掠過幾分忌憚。

    他深知這百五十年的食利體系到了如今,已成了無數人的進身之階,一旦廢除,將會造成何等嚴重的后果。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氣,卻是默然無言了很久。

    而后側目看向一旁的蕭敬:“京營和廠衛,要格外提防,以防生變。”

    “奴婢遵旨。”蕭敬點頭。

    弘治皇帝道:“朕也該立即啟程回宮啦。”

    他看了王守仁一眼:“王卿家,八股改制,關系重大,你既說要擬定一份兩全其美的章程,且不如留在這南通州多走走,多看看,或許在此,對你有所助益。”

    王守仁頷首點頭:“臣遵旨。”

    弘治皇帝又看向王廣:“王卿家辦事,朕是親眼所見的,確實是干練的人,你留在此協助王卿家吧,和王卿家一道擬定新制章程。”

    王廣一口老血要噴出來,臥槽,難道這里面有什么誤會……啥時候,自己成了廢除八股改制的急先鋒了?

    這不等于要自己命嗎?

    也不看看京師那里鬧出了多大的動靜。

    何況……老夫最擅長的就是八股,現在卻要跟著王守仁去廢除它,這……

    他眼里含淚,剛想要拒絕。

    弘治皇帝卻是擺手,這個王廣的才能,弘治皇帝是親眼所見的。

    八股乃是太祖高皇帝所制定,這個家伙能在八股的規則之內,在廬州府將八股文玩的爐火純青,這說明什么?說明此人深諳規則,在規則之內,此人定是個能臣。

    這樣的人才,若是不予理會,最終可能他也會成為反對新制的骨干,與其如此,還不如給他找點事做,哪怕是他還反對,那也在可控范圍之內,將來……若是此人能轉換思維,不失為一個能吏。

    弘治皇帝微笑,看向方繼藩:“朕要擺駕回京了,繼藩,你也在此地多走訪走訪,多看一看,這京里,你暫且不要回去,那里已亂成一鍋粥了,你若回去,難免火上澆油。”

    方繼藩心里有著憋屈,幽怨的道:“陛下……兒臣也沒想到,兒臣如此為國為民,卻遭人如此記恨,怎么到頭來,咱們大明的臣子和士人們,個個要吃兒臣的肉,寢兒臣的皮,兒臣……”

    弘治皇帝嘆了口氣,拍拍方繼藩的肩:“商鞅、王安石這些人,盡都如此。”

    …………

    弘治皇帝走了。

    浩浩蕩蕩的人馬,隨即自南通州出發,沿著水路,一路北行。

    方繼藩、王守仁、王廣留了下來。

    曾建文自是求之不得,他很想在齊國公的面前好好表現,非要讓方繼藩在知州衙門廨舍住下。

    方繼藩不肯,這衙門里對他而言,可不是人住的地方。

    于是曾建文只好尋了一個南通州的大富商,此人叫趙多錢,在這南通州有一處雕梁畫棟的大宅子,趙多錢聽說是齊國公要住,激動得不得了,感覺自己的祖墳冒了青煙,忙讓人將后院布置了,請方繼藩等人搬進去。

    趙多錢每日陪在方繼藩的左右,小心翼翼的供奉著,就差當方繼藩是祖宗了。

    方繼藩對此,似乎也不覺得意外,口里跟他說客氣啦,客氣啦,我怎么好意思……身體卻很實誠,心安理得的住下了。

    京里鬧得這么厲害,陛下暫時不肯讓自己回京,固然是怕火上澆油,另一層意思,估摸著也是想讓自己打探江南的實情吧。

    方繼藩卻每日都只是閑住著,對于廢除八股的事,已是不上心了。哪怕是王守仁擬定新的章程,他也不去過問。

    到了傍晚,方繼藩便要出去走走,去運河那里閑轉悠。

    這是趙多錢難得在旁鞍前馬后的時候,因而次次都要尾隨,說起他的宅子時,他便眉飛色舞,這宅子置辦下來,花費了他不少的銀子,他打算子子孫孫的傳下去。

    方繼藩懶得聽他說他這寶貝宅子的好處。

    王守仁則乖乖尾隨著方繼藩的身側,卻依舊不發一言。

    那王廣很糾結,廢除八股,他是不情愿的,可無奈他現在落在方繼藩的手里,更可怕的是,他這一路打量方繼藩,怎么看,怎么都覺得這個家伙就是個大奸賊,沒跑了。自己一世英明,難道要喪在他的手里?

    他不甘心,琢磨了幾天之后,終于打好了腹稿。

    趁著今日柔美夜色,沿著河堤散步的功夫,王廣終于下定決心道:“齊國公,您有沒有想過,一旦廢除八股,齊國公將成為眾矢之的?”

    “滾開。”方繼藩依舊沒打算對他有半點客氣,直接罵道:“與你何干?”

    王廣:“……”

    說實話……這要不是大奸大惡之徒,王廣敢把自己的腦袋摘下來當球踢。

    好在已習慣了方繼藩的罵罵咧咧,王廣深吸一口氣,他決定心平氣和:“齊國公,下官這是為了您考慮啊,所謂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齊國公何必要自尋煩惱呢,這天下的儒生,還有朝中諸公,會放任齊國公如此嗎?此事關系太重大了,牽一發而動全身,一個不慎,便是萬劫不復,齊國公……”

    嗯,說得很苦口婆心。

    方繼藩背著手,卻是看向趙多錢:“老趙,繼續說一說你的宅子,別急,咱們一邊往回走,一邊說。”

    嗯,很直接的漠視。

    王廣:“……”

    趙多錢打起精神:“小人這個宅子啊,就不說占地啦,這些說了,公爺怕也膩了,單說小人也是一個高雅的人……”

    說著,趙多錢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的大金鏈子,嚴肅的道:“小人愛藏古玩,這幾年來搜羅來的古玩,十幾個博古架子都裝不下。小人不愛俗物,只喜那些……”

    他說到此處。

    眾人已徐徐步行到了宅子不遠。

    卻突然發現,這黑暗的天穹上,竟是通紅了半邊。

    王守仁錯愕的抬頭。

    卻見遠處,燃起了熊熊大火。

    那大火……借著風勢,熊熊的燃燒,似乎不可阻擋一般。

    “呀,起火了。”

    “好像是我們住的宅院起了火!”王廣吃驚的看著起火的方位,打了個寒顫。

    方繼藩頓時痛心疾首:“我的宅子啊,是誰燒我宅子……我花了這么多銀子……不對……”方繼藩一愣,慢慢的情緒平緩下來:“這好像不是我的宅子。”

    身后……

    趙多錢突然癱倒在地,發出了嚎叫,拼命的捶打著自己的胸口,發出了咆哮:“我的宅子啊,我的宅子啊!”

    王守仁皺眉……

    火勢突然如此之大……這……是有人……謀刺嗎?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有一码中特的真料吗